羅大佑:未來已沒有主人翁

蘇俄女詩人阿赫瑪托娃有一首長詩叫“沒有主人公的敘事詩”(也譯作“沒有英雄的敘事詩”)。對于羅大佑,未來已沒有主人翁。這個缺席的主人公,是在整個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上半期,風華絕代、被稱作“華語樂壇教父”的他自己。四十歲時,羅大佑已經完成了經典化。今天的羅大佑,仍然能在演唱會上連唱兩個小時,但創作的鋒芒和銳氣已不比當年。他在不斷地做著自我緬懷,就像我們緬懷那個回不去的華語流行音樂的黃金時代。

馬世芳和吳清圣在1995年為《羅大佑自選集》所寫的內頁文案中,把羅大佑自1974年以來二十年的創作歷程分為“青色時期” “黑色時期” “黃色時期” “彩色時期”四個階段。“青色時期”大約在1970年代,羅大佑完成中學學業考進臺中的中國醫藥學院,經過實習醫生階段后,到臺北生活。他曾在名為“洛克斯”的樂隊里彈鍵盤,“洛克斯”一度是南臺灣小有名氣的團體。“黑色時期”是1980到1984年,從詞曲作者的幕后躍向創作歌手的臺前。羅大佑出版了《之乎者也》《未來的主人翁》《家》《青春舞曲》四張專輯,用墨鏡黑衣撞開了華語搖滾音樂的大門,也樹立了社會批判者、青年反叛者的醒目身份。“黃色時期”是1984到1989年,羅大佑去臺赴美,又來到香港創辦“音樂工廠”,出版《愛人同志》,思考中國人、黃種人的歷史命運,音樂探索上也呈現更多的可能性。“彩色時期”是1990到1994年,《皇后大道東》《原鄉》《首都》三張專輯中,粵語、閩南語歌曲大量出現,羅大佑從一個獨行客,轉變為一個組織者。

羅大佑

1974年,羅大佑選擇的第一首譜曲作品是余光中的詩《鄉愁四韻》。他并不知道,在1973年,楊弦在胡德夫的演唱會上發表了《鄉愁四韻》的另一個版本。1976年,羅大佑接下了劉文正《閃亮的日子》電影主題曲和插曲的撰寫工作,交出《閃亮的日子》《神話》和《歌》三首作品,這是他第一次發表創作。其中《歌》的歌詞選用了徐志摩翻譯的一首英國詩人羅塞蒂的小詩:“當我死去的時候親愛的 \ 你別為我唱悲傷的歌 \ 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 \ 也無需濃蔭的柏樹 \ 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淋著雨也沾著露珠 \ 假如你愿意請記著我 \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\ 在悠久的昏暮中遺忘 \ 陽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\ 我也許也許我還記得你 \ 我也許把你忘記……”

后來,羅大佑還為鄭愁予那首膾炙人口的《錯誤》譜了曲。以詩入歌,是羅大佑音樂創作的起點,而他成熟期的作品序列,也因為華彩的歌詞深入人心。對于羅大佑的歌迷,他仿佛是一位當代的游吟詩人,漂泊于兩岸三地及大洋彼岸的紐約,在每一個演唱會現場向數萬憂郁不安的青春靈魂布道。2018年的廣州演唱會上,他對看臺上老去的觀眾們說,只有離家遠行,才能看到不同的世界,多年以前,離家遠行的年輕人徐志摩翻譯了這首《歌》,今天,他把《歌》唱了出來。

張曉舟對于羅大佑有這樣一段評價:“當代中國樂壇,沒有哪一個人能像他那樣將中國人的血液化為現代民謠遼遠、恒久的聲音,也沒有人能像他那樣將青春的感傷表現得如此深入人心,更沒有人能像他那樣,將感傷升華為憂患,中國文人感時憂國的傳統在他的歌與詩中生發出蒼茫落日般的力量。”我想,張天師的評價,只要聽《愛的箴言》和《亞細亞的孤兒》兩首歌,就足以體會。

羅大佑 - 中國最強音 第十三期

李皖在一篇專門挑羅大佑毛病的文章里,對他的歌詞也不吝贊美,“恰恰是在混沌的思維里,羅大佑創造出了惟他獨有的文字。偉大的詞作,從來不是因為詞句之功,而是文體創新,意境氣韻獨到,情緒、精神或思想卓越,道人所未道。羅大佑文字才能絕非一流,卻進行了以下探索:他創造了抽象的對象含糊的敘事詩,這在歌曲歷史上獨有;他創造了虛構的注重戲劇性和氛圍的歷史詩,在華語歌曲里如行在天空的宙斯。”當然,“詞曲咬合”始終是羅大佑創作中最關心的問題,音樂才是主角。剝離了羅大佑在編曲和旋律上的原創性,來討論他的歌詞,就像剝離了舞蹈來談論舞者。

羅大佑出生在一個醫生世家。父親是醫生,母親是護士,姐姐是藥劑師,哥哥是牛津大學的心臟醫學博士。直到1987年,33歲的羅大佑才最終決定放棄從醫。同樣是棄醫從文的故事,魯迅用“投槍”和“匕首”醒世,大佑則是一個招魂師,既為青春招魂,也為衰老招魂。當衰老已無可挽回,過去的未來,成為眼下的今日,也許主人公只是一張唱著昨日情歌的嘴唇。

(來源:289藝術風尚)

黑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结果